网站向导  |      EN  |   全站导航  |   集团网站群
当前位置: 华能集团  >  专题聚焦  >  庆祝建党90周年专题  >  纪念  >  征文
电三代
发布时间:2011-08-21   信息来源:华能集团   

文|包头二电厂   孙丽娜   周哲一


       我爷爷孙启坤在十一岁就走上了电力这条路。那是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,在青岛一个日本人建造的名叫“四方”电厂,成为一个童工。他常说,是共产党拯救了他,因此,到了一九五六年,当国家号召支援边疆的时候,他义无返顾的带着全家从青岛来到了包头,进入了二电厂,一呆就是一辈子,那年我爸爸才五岁。

       爷爷从一个运行技术员开始,一直走到了领导岗位。他凭的就是一个认真踏实的工作劲儿。在我记忆中,爷爷干什么都非常认真,对电厂、对设备和自己的身体一样了解。我听爸爸给我讲,有一次,爷爷走过一号机,听到机组旋转的声音不对,根据多年的经验,他一下判断说叶片有问题。因为机组还运行着,如果停下来检查发现设备没有问题,在当时就是一个十分重大的错误。可爷爷犟劲上来,“错了我负全责”。就这样,机组停下来了,开缸一检查,末级叶片断了四根,如果不能及时发现,转子振动大了,就是损坏设备的重大事故。后来我上班了还听很多老师傅夸赞我的爷爷。我能深刻的体会到他对电厂的热爱,对这份电力事业的固执,就在他退休后,患有严重的糖尿病,已经下不了楼的那几年,他还站在后窗的阴台上指着新起来的二十万大烟筒问我,那是几号机组呀?多少容量、什么构造的?我也没在二十万机组呆过,好多说不清楚。爷爷就说起老厂的一号机是什么型号,哪年建造的。小表弟在旁边说:“爷爷又要痛说革命家史了。”然后他跑了,我留下了,也许能听听老人家的絮叨,就是对他最大的爱吧。说着说着,爷爷就陷入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   我大伯孙四化刚参加工作时在二电厂的检修班。检修工作是电厂中最累最脏的工种,他干了几天就干不下去了,抱怨说:“这活儿真是太累了,我是干不了!”爷爷大发雷霆:“你的老子就是这样干下来的!”爷爷还给当时的检修班长说,让他干最累的活儿。那段最初的磨练和成长,在大伯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大伯常说:“没有老爷子的一声吼,就没有我的今天!”在爷爷的身上,他也学习到了作为“电力人”艰苦奋斗的优良品质,为了表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决心,他将自己最初的名字“孙增席”改为了“孙四化”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他调到二电厂的车队,后来又去了达拉特旗电厂。不管工作的岗位怎样调换,大伯总说:“我家两代都受二电厂和共产党的恩惠,所以我无论在什么样的工作岗位上都要尽职尽责!”他用自己的生命验证了这句话,一九九五年,他因为心脏病去世在包头三电厂书记的岗位上。在他的追悼会上,爷爷默默站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 初中毕业后我就报考上了电力技校,爷爷笑着说,:“大家家又多了个电力人呀!”毕业后,按照惯例我又从最艰苦的运行岗位上开始了我的工作生涯。那时看着轰鸣的汽轮机,感受着管道的高温高压,我总是充满了埋怨,并有畏难情绪,爷爷开导我说:“你们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子弟兵,困难总是有的,大家当年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,都走过来了,你们现在的工作环境这么好,还有什么可抱怨?要想有成绩,就踏踏实实的工作,与你,二电厂给你工资让你可以生活,与我,二电厂给我退休金保障我终老。大家这个三代都在电厂工作的家庭,二电厂对于大家来说可谓是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啊!”这句话一直陪伴着我,这是爷爷作为老的电力人给我留下的最好的财富呀,它将陪伴我一生。我从运行岗位调到热力部收费室后,每当有用户刁难和责骂大家,我常常用这句话鼓励自己,告诉自己我代表的是二电厂企业的形象,我的身后,站着两代电力人!

       在大家这个电力家庭里,我相信对电厂的热爱是可以延续的,对工作精神的信仰是可以传承的。虽然爷爷和大伯已经去世了,但我将踏着他们的脚步继续前进,因为我是电三代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
版权保护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网上调查  |  
所属企业链接
行业相关链接
资讯媒体链接
华能微信公众号
华能微博
COPYRIGHT ? 1977-2016  BY 中国华能集团企业 ALL RIGHTS RESERVED
企业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6号 邮编:100031
京ICP备05038150号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